德里克·沃尔科特的授奖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fdr.net/,沃尔科特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朋友约瑟夫·布罗茨基在分析他的作品时发掘出其中一条线索:只是一个爱大海的红肤黑人,

《星星苹果王国》中这几行诗句使人一目了然:沃尔科特身上不仅融合了母方的黑白血统,而且凝结着父方的黑白血统。诗歌可谓集不同文化之大成,包罗了西印度群岛、非洲和欧洲诸种文化。

然而,沃尔科特并不满足于其作品中多国文化传统的联袂合唱或不同创作主题的协奏交响。在他的首卷戏剧集的序文里,我们读到又一个十分贴切的沃尔科特词语:“黑白混血风格”。迥然不同的两种传统的杂文孕育了沃尔科特的艺术。其一是他后来也跻身其间的欧洲传统,从荷马、但丁、伊丽莎白时期作家、密尔顿,到奥登和迪伦·托马斯,这是一种精雕细刻的传统,大量采用喻意手段,讲究声音与韵律。其二是古老的本土传统,语言比较简朴,诗人犹如初降伊甸园的亚当,给各种事物冠以名称,并体验话语声音的形成——正像他在自传长诗《另一种生活》中所描述的:“注视着元音从木匠的刨舌下卷滚而出/松香般黏稠,花草般香馨……”德里克·沃尔科特独有的风格是欧罗巴精湛手法与加勒比原始美感相结合的产物。

但是,沃尔科特沃尔科特并不局限于题材和语言运用方面的兼容并蓄,重要的还在于他的历史观。在他的作品中找到另一个线索:“新爱琴传统”。加勒比海群岛可以说是爱琴海群岛的转世再生——希腊的古代文明在加勒比的今日风采中得到自然的体现。这一点在他的近作《奥梅洛斯》中有突出的反映,这首精彩纷呈的叙事诗讲述了渔夫阿基里同他以前的伙伴、现在的出租车司机赫克托为一位漂亮女仆海伦争风吃醋的故事。在《奥梅洛斯》的氛围中,我们可以找到荷马史诗般的格调和主题,以及奥德赛式汹涌澎湃的波涛。

是什么将古老的声音带入今日的加勒比海,是什么把历史变为现在?是大海。“大海即历史”——在这一辉煌诗作中,大海使“巴比伦的凄楚的竖琴声”传到了西印度群岛,在那里奴隶制度仍是切肤之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